安潔莉卡是我的好友, 來自奧地利, 留著深栗色的長髮, 巴掌瓜子臉,

雙瞳翦水, 閃著濃密長長的睫毛, 當她安靜的望著你時,

經常讓人一不小心就跌進她亮如璀璨星光的雙眸, 而忘了該說的話.

僅管我不是蕾絲邊, 但這應該就是所謂的電眼吧.

她的英文有著德國腔, 慢斯條理的用簡單的字眼,

讓每位與她交談的人不管英文聽力好不好, 都能理解她的意思. 

她總是不慌不忙, 慢而優雅 ,不像我的急驚風 做事快如風 。

可是我們就是好友, 常常會想起對方, 偶而在忙錄的生活中 ,給個電話或是電郵 。

 

有一年的春節年假很長, 不想待在人擠人的台灣,

突然有到歐洲冰天雪地去散步的想法, 才發電郵給她,  她就回電了,

二話不說邀請我到她義大利的家住, 我的嘴角在看信的同時 再度的上揚微笑.

我又交對了一位好朋友.

 

我們約在德國慕尼黑見面, 搭火車到 Innsbruck,

她再將停在老家的車開回到義大利.

安潔莉卡的老家就住在Igls, 知名的冬季滑雪渡假聖地, 冬季奧運兩度在此舉行,

 igls20winter  

(網路照片, Igls winter )

老家是沿著山腳蓋的一棟木屋, 當年的雪下得多,

厚厚的白雪覆蓋住屋頂與樹梢, 但還能看出巴伐利亞建築的風味. 

下車, 迎面來的是安潔莉卡的雙親, 張著笑臉 說著我不懂的德語,

安潔莉卡一字一字的翻議給我, 也將我介紹給她的父母認識.

台灣對他們而言是陌生的, 一個初次聽見的地名.

但僅管語言不通, 我了解當時我身負兩千三百萬台灣人的形象責任,

我的一言一舉 將會是日後他們對台灣人的第一印象.

所以 不得不謹言慎行啊.

 

冬天 日照短 天很快就要黑了, 我們喝了杯熱茶, 只待了一小時,

搬了一堆父母的愛心材火到她車上後, 準備離開,

但歐洲光說個再見 也要花上十多分鐘, 抱抱親親 哈啦一陣

總算上路了,

 

看著沿路的雪地風景, 我想像住在這裡的小安潔莉卡

怎樣被媽媽夾著腿中間 跨出她的滑雪第一步. 

這位天生滑雪的好手. 真是佔地利之便。

IMG_4008  

(網路照片)

可為何住在四面環海的台灣, 我還是在高中被迫因游泳不及格不能畢業,才學會游泳的.

我們怎麼沒佔地利之便呢?

 

 

天黑的很快, 收費站的燈已經點亮了, 安潔莉卡準備付錢時, 有人從辦公室走出來,

對著她喊話, 但因距離有點遠 她沒有聽清楚當時的他說的話,

所以付了錢 她油門一踩上路了, 但窗戶還沒關上 隱約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聲,

她開始覺得不對勁 路邊停了下來,

只見這人氣喘噓噓的跑上來說,

" 妳的手機留在家裡了. "

" 啊, 什麼? "

"妳媽打電話來, 要我們要通知妳回去拿手機"

她一臉的狐疑, 然後伸手探了探口袋, 果然沒有手機.

"謝謝 .謝謝." 看著一臉莫名其妙的我, 她開始哈哈大笑.

一面笑, 一面解釋給我聽剛剛發生的事情.

 

這位小姐心趕著要上路, 將手機遺忘在老家, 還好媽媽發現的早 。

在她還沒開出奧地利邊境前打電話通知收費站的人轉告她.

光這個 找到收費站的人, 請他找到安潔莉卡的車並轉告她 這點子,我就覺得夠眩。

我問她 :妳媽認識這人嗎?

她笑著搖搖頭 

奧地利人這麼的隨和又有人情味, 連這種陌生傳達都可以做得如此貼心. 想不到吧!

 

這樣一來一往的折騰, 天已經完全黑了, 她決定明天請半天假, 隔天下午再進辦公室。

當晚 ,我們就在她老家過了一個 燭光 ,起司, 紅酒晚餐, 穿差著英德文, 肢體語言

四個人笑了一個晚上, 到夜深了 才各自回房.

 

有一年的春節, 收到她的簡訊

"我在家與父母一起吃晚飯 欣賞著雪景 想到妳, 父母要我問候妳. "

 

這也算我在奧地利的家, 只是距離越來越遠.

 

 

 

 音樂: Josh Groban--Caruso

Caruso (by Italian singer-songwriter Lucio Dalla in 1986. It is dedicated to Enrico Caruso, an Italian tenor)

Qui dove il mare luccica
e tira forte il vento
su una vecchia terrazza davanti al golfo di Surriento
un uomo abbraccia una ragazza
dopo che aveva pianto
poi si schiarisce la voce e ricomincia il canto:

Te voglio bene assai
ma tanto tanto bene sai
è una catena ormai
che scioglie il sangue dint'e vene sai...

Vide le luci in mezzo al mare
pensò alle notti là in America
ma erano solo le lampare
e la bianca scia d'un'elica
sentì il dolore nella musica
si alzò dal pianoforte
ma quando vide la luna uscire da una nuvola
gli sembrò più dolce anche la morte.
Guardò negli occhi la ragazza
quegli occhi verdi come il mare
poi all'improvisso uscì una lacrima
e lui credette d'affogare.

Te voglio bene assai
ma tanto tanto bene sai
è una catena ormai
che scioglie il sangue dint'e vene sai...

La potenza della lirica
dove ogni dramma è un falso
che con un po' di trucco e con la mimica
puoi diventare un altro
Ma due occhi che ti guardano
così vicini e veri
ti fanno scordare le parole
confondono i pensieri.

Così diventò tutto piccolo
anche le notti là in America
ti volti e vedi la tua vita
come la scia d'un'elica.

Ah si, è la vita che finisce
ma lui non ci pensò poi tanto
anzi si sentiva già felice
e ricominciò il suo canto:

Te voglio bene assai
ma tanto tanto bene sai
è una catena ormai
che scioglie il sangue dint'e vene sai...
Te voglio bene assai
ma tanto tanto bene sai
è una catena ormai
che scioglie il sangue dint'e vene sai...


Here where the sea sparkles,
and a strong wind blows,
on an old terrace overlooking the gulf of Sorrento,
a man holds a girl in his arms
after she's been crying.
He clears his throat and starts singing again.

I love you so much;
so very much, you know.
It's a chain, by now,
that thaws the blood in the veins you know.

He looked at the lights, out at sea,
and thought about the nights in America.
But they were only the lamps of fishing boats
and the white of a propeller wake.
He felt the pain of the music.
He got up from the piano,
but when he saw the moon come out from behind the clouds
even death seemed sweeter to him.
He looked into the girl's eyes -
those eyes as green as the sea,
then suddenly a tear fell
and he thought he was drowning.

I love you so much;
so very much, you know.
It's a chain, by now,
and it thaws the blood in the veins you know.

The power of opera!
where every drama is a sham;
where, with a little bit of make-up and mimicry,
you can become someone else.
But two eyes that look at you,
so close and so real,
make you forget the script,
confounding your thoughts.
And so everything became insignificant,
including the nights in America.
You look back and see your life
like a propeller wake.
Ah yes! Life is ending,
but he wasn't worried about it any more.
Instead he felt already happy
and began to sing the song again.

I love you so much;
so very much, you know.
It's a chain, by now,
that thaws the blood in the veins you know.

 以上歌詞 由 Wikipedia 提供 (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ruso_(son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一甲子 的頭像
一甲子

一甲子 夏威夷慢活天地

一甲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


留言列表 (46)

發表留言
  • 智愚
  • 這人情味
    台灣人已經
    望塵莫及了!


  • 台灣高速公路車之多, 連車牌都看不清楚, 想幫也很難喔!

    一甲子 於 2012/05/04 10:59 回覆

  • sylvia0958
  • 想起住在德國的姐姐了~
  • 西薇亞妳跑去哪裡, 終於現身了.

    等下就到妳家 喝咖啡, 賣兆喔!

    一甲子 於 2012/05/04 11:02 回覆

  • 楊小蝦


  • 好感動喔 他們在家晚餐還想到妳問候妳

    可見妳這個代表著2300萬的形象公關徹底成功啦!XDDD
  • 還好 還好,

    我沒有讓國人失望.

    如果是妳 笑果一定更好.



    一甲子 於 2012/05/05 01:03 回覆

  • J's Jessica

  • 好濃的情.............
    感動~~~
  • 一點一點這樣堆出來的.
    臭味相投吧!

    妳的頭痛好些沒?

    一甲子 於 2012/05/04 11:08 回覆

  • 熊熊。BoNny
  • 知心好友便是雖無法常相見
    卻在想起對方時會有一陣陣甜^^
  • 妳在說 我們嗎?

    再親一個!

    一甲子 於 2012/05/04 11:09 回覆

  • 姬蝶
  • 好美的~~好棒的感情~
  • 以往跨國的友誼 比較難維持

    但有了電郵 skype 後 幫很大.

    姬蝶 還是要去日本打天下嗎?

    相信 妳一定也會碰到對味的外籍好友.

    一甲子 於 2012/05/04 11:13 回覆

  • 楊小蝦


  • 好說好說,我在柏林已經起笑過了

    奧地利這塊肥田就留給妳了

    (學香港黑社會老大分地盤口氣中...XDDD)
  • 那得感謝 小蝦老大的恩澤.

    快教我幾句 有用的德文.

    只會說 Danke schön. Guten Morgen 很遜.

    一甲子 於 2012/05/05 01:29 回覆

  • 黑衣人三低
  • 這個故事拍成手機廣告,應該會很受歡迎。
  • 黑人的腦袋 就是不一樣。

    一甲子 於 2012/05/05 01:42 回覆

  • 禮大明
  • 先恭喜~甲子這篇新作成為本日熱門了!
    能結交到相知相惜的真性情好友,是非常幸福的~感動!!
    另,樓上娘娘的提議不錯呦!
    大明建議:可將甲子這篇原著,由花老大出馬操刀編劇、甲子和導彈合作題詞寫插曲、小蝦搞笑說學逗唱外加蝦式風格導戲、希希和熊熊敲鑼打鼓廣告宣傳、娘娘到各格插花置入行銷、其餘書衣成員拿出各自看家本領....至於偶呢!?當然是負責最吃力的......鼓掌叫好囉!^__^
  • 請問大明的公司有欠股東嗎? 這腦袋也太強了, 我插!

    一甲子 於 2012/05/05 01:48 回覆

  • 梅子綠
  • 羨慕妳~
    人緣這麼好~ ^_^

    怎麼把美美的頭像換掉ㄌ
  • 梅子怎麼醬客氣啊, 妳志同道合的好友 也很多呢. 每次看到妳們出遊的照片 大家笑得好燦爛, 我也很羨慕妳呢!

    怕大家看膩了 所以換一下卡通版的. 雖然只有黑黑的皮膚像我.

    一甲子 於 2012/05/05 01:57 回覆

  • louisalulu

  • 讀妳的文配著 Caruso

    一樂也 ^^


    多年前, James 就是拿 Pavarotti 唱的 Caruso 將我拐騙 哈哈




  • 太好了, 這居然是你們的定情歌.

    James 拐得好. Lulu 與 James 可是天作之合呢.

    我第一次聽到caruso的版本 是Bocelli 唱的,

    聽著聽著 眼底居然閃著淚光.


    一甲子 於 2012/05/05 03:33 回覆

  • Tracy
  • 這樣的友情讓人羨慕~~
  • 慢慢蓋出來的,

    時間也會將友誼鞏固

    我們也久久才通一次電郵問候.

    我如果到歐洲 就一定會通知她,

    兩人想辦法見面. 她來亞洲 也會通知我.

    但現在見面更難了 因我搬的太遠了.

    一甲子 於 2012/05/05 03:39 回覆

  • Echo
  • 溫馨
    每一個充滿善意的故事
    會讓人心中溫暖很久
  • 溫暖就是我想要分享的,

    Echo的文 也常讓我溫馨滿懷 捨不得走.

    一甲子 於 2012/05/05 03:42 回覆

  • Isil
  • 好溫馨的一段回憶
    你交到了一位難得的好朋友呢
  • 哈哈哈 她不但好 還很漂亮 眼睛迷死人了.

    一甲子 於 2012/05/05 03:44 回覆

  • 史黛希
  • 好棒的異國友誼~

    大明的建議很棒!!!

    希希已經準備好要敲鑼打鼓囉~哈!
  • 希希 再寫一齣 迷你影集如何?

    愛死妳的 編導能力了.

    一甲子 於 2012/05/05 03:45 回覆

  • 比華
  • 天涯知己~真叫人羨慕^^
  • ^^

    想不到的是 收費站也可以有提醒的功能. 太神奇了.

    一甲子 於 2012/05/05 03:56 回覆

  • 杜詩飲
  • 真是令人稱羨!^^
  • 我知道 你羨慕有電眼美女做伴.

    ^ ^

    一甲子 於 2012/05/05 04:02 回覆

  • 鴨霸玲
  • 問暖的情誼總是讓人懷念的........
  • 對 就是這樣

    以前她只要到亞洲來 我一定喬時間飛去看她.

    一甲子 於 2012/05/05 04:04 回覆

  • 文哲
  • 在台灣有游泳課嗎?
    我不知不會游泳不能畢業哩!

    在收費站也能通知拿手機
    這在充滿人情味的台灣
    真是不可思議..
    這不只是人情味..簡直就是服務到底了~~
  • 有啊 還好我很會憋氣, 一口氣游完. 換氣還是到大學才學會的.. 別人問我會何妳住台灣 海邊這麼近 還游得不好,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游泳好像不是熱門的活動. 太多大人的禁忌了.

    這我也是開了眼界, 那人還是個胖胖的中年人 跑得好喘 我當時覺得 糟糕 不知道是不是違規了.

    一甲子 於 2012/05/05 12:35 回覆

  • 鴨霸玲
  • 來改錯字的 (其實 是再度來欣賞音樂的)

    "溫暖"的情誼總是讓人懷念的......


    PS 這背景音樂 加上一杯香醇的美酒
    讓人迷戀不捨~~~~
  • 哈哈 我正在喝呢~~~~

    妳也來一杯吧!

    一甲子 於 2012/05/05 12:37 回覆

  • 拿鐵不加糖
  • 很棒的友誼, 沒有因為時間和距離而消逝~~
    是很難得的緣分喔!!

    超喜歡jJsh Groban渾厚又有溫度的歌聲,
    最愛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8l__H_Fu8o&feature=related
    今天聽到這首Caruso也好棒
    歌聲中, 看著甲子的文字, 這段溫馨的畫面, 彷彿躍然在眼前
    這樣的服務真叫人驚炫!!怎能貼心到這程度啊!!
  • 很驚人喔, 她媽媽也太聰明了...

    Josh Groban 是美國人, 很年輕 聲音又好.

    Caruso 的歌詞很美, 我將它寫上了, 改天有空再來翻譯.

    一甲子 於 2012/05/05 13:13 回覆

  • 佑佑媽
  • 好温暖的友誼,
    甲子真是交到好朋友~
    打電話到收費站...的點子,真的很眩!

    幾年前去奧地利旅行,
    我們有住在安潔莉的老家Igls 哦~~
    因為Innsbruck的住宿比較貴,
    我們就開車到附近這個比較山上的小村莊,
    我好喜歡那裏,我們在那找了民宿,住了幾個晚上~
    民宿的女主人也是好親切,好懷念哦...



  • Igls 冬天 夏天都很漂亮, 奧地利人比起德國人來溫暖很多,

    這篇 就是看妳的文 才想起來的啊.. 哈哈.

    一甲子 於 2012/05/05 15:05 回覆

  • 因花
  • Priceless friendship....
  • It is truly priceless. thank you.

    一甲子 於 2012/05/05 15:07 回覆

  • 黑衣人三低
  • 要把腦袋剖開喔???
  • 妳有其他的好方法嗎?

    一甲子 於 2012/05/05 15:09 回覆

  • 佑佑媽
  • 甲子看了我的文,
    才想起來這段往事...
    而佑媽看了你的文,
    又找回以前旅行的記憶...
    真是有趣耶~~~

    Have a nice weekend!!
  • 這樣的際遇 不是第一次 相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所以 我愛與格友的交流, 隨時有驚奇.

    佑佑媽 週末好好放空喔~~~

    一甲子 於 2012/05/06 02:43 回覆

  • 阿梁
  • 好溫馨的旅遊情事啊!美麗的人.事.物.都發生在妳身上.最重要的還是「女人的國民外交」也讓妳碰對了.真是太完美了!!!
  • 旅遊也發生過很齷齪的事, 但美好的更值得記憶.

    阿梁 我前幾天才發現 原來你是女人. 怪我沒仔細看名片.

    一甲子 於 2012/05/06 02:47 回覆

  • ★* 雪兒*★
  • 好溫馨的異地情誼...

    知道..遠方有個人會想念你..

    這樣..永遠都不會寂寞了~
  • 一個人也有一個人的幸福, 我很能自我陶醉的.

    珍貴的友誼更讓我陶醉, 不會寂寞的.

    夏天到了 所以雪兒換頭像嗎?

    一甲子 於 2012/05/06 02:56 回覆

  • DJ
  • 一甲子姊的友情 滿天下阿~ XD

    可見你本身 就是位重情重義的 賀冰友!
  • 哈哈, 被你看出來ㄌ!

    一甲子 於 2012/05/06 02:58 回覆

  • 黑衣人三低
  • 不敢想
  • 娘娘英明睿智 這樣想天下太平了.

    一甲子 於 2012/05/06 02:59 回覆

  • 史黛希
  • 一甲子美女真的太給希希捧場了!

    怎麼對"那一年我們一起追的XXX"那個搞笑劇那麼念念不忘啊~~XDDDD!!!!


  • 上週 我才看到那部戲, 又想起 妳導戲的功力..

    大明也念念不忘, 我們再來一次高潮啦.

    哩供虎母虎啊?

    一甲子 於 2012/05/06 03:03 回覆

  • 霸子buuzkuo
  • 甲子美女
    這真是一段美好的國民外交阿

    其實在台灣都不一定有這麼窩心的協助
    更何況 還是個素不相識的人 真是揪感心
    恭喜交到一位好朋友 讚^^
  • 台灣的人情味也是一流的,
    如果沒有 就從我們本身做起了.

    霸子 也是人情味十足的代表啊!

    一甲子 於 2012/05/07 04:34 回覆

  • Summer 夏天
  • 好濃厚的人情味喔 !!
  • 夏天 想要試試看嗎?

    一甲子 於 2012/05/07 04:46 回覆

  • 史黛希
  • 你說你看的那部戲的是刀大"那些年,我們意起追的女孩嗎"?

    哈~賣啦!~我的是搞笑版啦!
  • 對, 就是那部啊,

    妳的版本 很有看頭的,
    就是搞笑才好看啊!

    麥課企 .~

    一甲子 於 2012/05/07 10:05 回覆

  • 喬小夫
  • 我覺得真的很眩,因為甚至沒有人可以想到可以聯絡收費站
  • 你真的說對了, 我想也想不到這個點子.

    所以每人的想法都緣自於經驗,

    這個點子我認為棒透了! 又是一個出口!

    一甲子 於 2012/05/08 15:09 回覆

  • 喬小夫
  • 我覺得真的很眩,因為甚至沒有人可以想到可以聯絡收費站
  • 跳針了....

    一甲子 於 2012/05/08 15:10 回覆

  • OZS
  • 一甲子叫呼拉(HULA)女孩?

    行千里路勝讀萬卷書

    說的就是一甲子吧

    好棒的異國情誼

    漫興有九首為何獨鍾此首?

    哈~~~~

  • 因為我住夏威夷啊. 但早已經過了被叫Girl的年齡,

    我沒走過多路, 飛的倒是不少.

    腦袋不靈光 , 只能背一首, 所以顛狂輕薄的先來.

    哈~~~

    謝OZS來訪, (90度鞠躬)



    一甲子 於 2012/05/08 15:22 回覆

  • Vickie

  • 外交部該頒個最佳親善大使給妳..

    這樣的情誼, 想想就渾身暖洋洋...^^
  • 外交部粉忙, 花錢做粉多廣告, 我的影響不大.

    有暖洋洋就好...妳終於現身了

    愛看妳的新文章,

    when?

    一甲子 於 2012/05/08 15:33 回覆

  • ting
  • 好美的友誼,好動聽的音樂~^ ^
  • 音樂好聽最重要,

    謝謝Ting.

    一甲子 於 2012/05/09 06:32 回覆

  • 慕紀客蓓
  • 真好
    分享Alfie Boe唱的 Caruso 給妳聽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R8ml3S97Yg
    他去年11月底才演完<<悲慘世界>>的尚萬強, 25週年的紀念音樂會也是他唱的, 非常棒的男高音喔~~
    不過看這個影片要愛上他可能很難, 但是如果看過他演的尚萬強, 就知道他, 真是不可多得的男高音啊
  • 謝謝, 我有孤狗他, 聲音真的很棒. 不可多得的男高音.

    但我還是最愛 Bocelli. 因為他讓我喜歡上歌劇.

    一甲子 於 2012/05/09 06:37 回覆

  • jasonla1996
  • 跨越國界、跨過種族,人與人的感情仍可以這麼美好!

    這是ㄧ篇生動、感人、寫實的文章,像故事般的好聽,
    音樂也很好聽!
    來這兒逛ㄧ圈,真是享受!

    祝 一甲子,母親節愉快!
  • 我去大哥家 才叫享受呢.

    您來走走 我超開心的.

    有些箱底故事 再慢慢聊了.

    一甲子 於 2012/05/09 06:39 回覆

  • 台籍村姑
  • 這種回憶就像藏在心裡的一塊小蜜糖,偶爾想起,嘴角會微微揚起,空氣也變得很甜很甜...
  • 一個字, 爽 !

    一甲子 於 2012/05/11 01:50 回覆

  • 月光
  • 一位摯友一生不忘!
  • 不會忘的, 她美得讓人忘不了.

    一甲子 於 2012/05/17 09:02 回覆

  • 莫赤匪狐
  • 喔喔,一個不但外表迷人,內裡也很迷人的好友.真好.
    不像我,不笑的話會因為太嚴肅嚇到人低.
    上上星期有位志工督導跟我說”大哥,你好嚴肅喔.”
    我看著她回以輕輕嘴角揚起的微笑,她又緊接著一句,還好會笑! 囧rz
  • 那 ------你就多多笑啊! 笑到大家覺得你可能起笑。

    一甲子 於 2012/09/15 02:53 回覆

  • 流金十年風
  • 好朋友可以陪你過一生

    請珍惜。。。^^
  • I did, I do, and I will 。。。

    一甲子 於 2012/05/21 07:57 回覆

  • 空空如也
  • 人相遇真是一個緣分
    能遇到內外兼優的好朋友,彼此會想到對方,作夢也會笑吧:D
  • 哈哈 剛剛相反, 作夢不會笑 白天醒著才會。

    見面時 更開心。

    一甲子 於 2012/09/15 02:5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